唐代中晚期的诗酒文化

时间:2024年01月24日 12:13:50   热度:5964

文人的文学作品跟所处时代的政治背景休戚相关,诗歌所表述的内容和情感会侧面反映朝廷的真实状态。中唐时期朝廷腐败,贪污、朋党之争日趋严峻,经济实力迅速下滑,国力也由盛转衰。文人士子急于改变现状,却无能为力,壮志难酬的他们沉醉在酒的世界里,希望通过饮酒麻痹自己,寻找一种超然物外的境界。

015.jpg

中唐时期的饮酒诗以白居易、元稹、柳宗元、韩愈、刘禹锡为代表。其中白居易在当时无论在政坛上还是诗坛上都是有话语权的人物。在他沉郁时,本着“文章合为时而著,诗歌合为事而作”的原则,运用诗文来帮助国家君主明辨是非、善恶。犀利的笔触诉说着百姓的痛苦,揭示朝廷的现状。他的《杂曲歌辞·浩歌行》说道:

“贤愚贵贱同归尽,北邙冢墓高嵯峨。

古来如此非独我,未死有酒且酣歌。”

以及《劝酒》

“天地迢遥自长久,白兔赤马相趁走。

身后堆金拄北斗,不如生前一樽酒。”

都是饮酒诗中的典型劝导文字,期许国家现状有所改变。

藩镇割据,党派林立是晚唐时期社会现实的真实写照,争斗频发使国家实力跌落谷底,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中。文人士子感时伤逝,文不能造就盛世,武不能安邦定国,无能为力的文人士子只能把一腔悲壮情怀都赋予了酒,酒成为他们唯一不变的精神寄托。这一时期以李商隐、杜牧、李贺为主要代表人物,他们诗风紧靠时代主题,以悲凉沉郁表达苍凉之感。

016.jpg

李商隐诗歌应用清词丽句构造优美形象,是晚唐诗坛上的大家。诗歌用词精准,意蕴深厚,饱含朦胧的美感,即使在他人笔下豪放不羁的饮酒诗,在李商隐的笔下美感依旧。《杂曲歌辞·杨柳枝》是他经典的饮酒作之一,其中写道:

“暂凭樽酒送无憀,莫损愁眉与细腰。

人世死前唯有别,春风争拟惜长条。”

正是凭借优美的辞藻,让晚唐的士子在争斗中找到了希望,在他的饮酒诗里看到理想状态的自己。他的另外一篇饮酒诗《风雨》,在经历了朝廷跌宕起伏的党派争斗后,往日里的盛唐风光不复存在,他用凄美的词句演绎了晚唐的苍凉绝唱:“凄凉宝剑篇,羁泊欲穷年。”

唐代饮酒诗的发展是一个循序渐进,由盛转衰的过程,饮酒诗在每个时期呈现不同的文化影响,与各个阶段的政治、经济、文化以及文人诗风有一定的关联度。所谓的诗酒文化,是应用诗歌的形式直接表达或者间接影射酒文化的一种文学艺术,它涵盖了诗歌的高雅志趣和中国酒文化的浓郁生活气息,两者的有机结合是诗歌文化内容的延伸和酒文化精神深度的提升,酒文化通过文人的真性情来增加诗歌的文化感染力。可以说,没有酒,就没有李白,没有杜甫,没有白居易,一代唐诗将大为逊色。凡此种种都表明,诗酒风流是唐代的社会风尚,是唐代文人共同的生活方式,对于唐人来说,没有诗的人生是寂寞的,没有酒的诗歌是干涸的。酒,成就了一代唐诗。


信息来源:中国酒业协会CADA

责编 / 王小异

美编 / 娜仁托娅

校对 / 李琪


热门文章
/static/upload/2023/03/08/202303084022.png
广告2
广告2
广告2